东华理工大学范才沛:逆境不怨,怠荒思奋

发布日期:2016-07-27 14:46 信息来源:东华理工大学 作者:范才沛 字号:[] [] []

奈何贫困


  当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母亲父亲笑容背后却藏着忧愁,早已风雨飘摇的家如何负担这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妈,我去打工养家吧,不上大学了。”

  “你糊涂,老话都说要‘省下炒菜油,留作读书灯’,辛辛苦苦供你考上了大学,指望你走出去,怎么可以不读!穷人有穷办法,你别埋怨,学费我会想办法。”

  “我没有埋怨,只是怎么想办法,还向亲戚借吗?旧债还没还呢,谁还肯借?”我静静地看着她,沉默不语,几十年的辛苦耕种劳作,她的眼睛早已如那褐色的土壤一样,浑浊没有光芒。

  我的家乡是赣南的兴国县,这个在战争时期英勇无畏、敢为人先的“将军县”,在新时期经济建设大潮中却没有闯出一条路子,渐渐落后了。“将军县”称号无上荣光的背后却是“国家级贫困县”的艰难困乏。在贫困县的农民家庭里,父母只能靠出卖劳力来换取微薄收入。日子本就拮据,屋漏偏逢连夜雨,贫困似乎总喜欢与疾病纠缠。一直在工地干重体力活的父亲却患上了心脏病,做了两次手术后,不但耗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许多外债。父亲不能再干重活了,还需要常年服药治疗。母亲瘦小的身躯背起一个家庭沉重的壳。在如今的农村,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是没有活路的。妈妈说要南下广东打工,可是我的妈妈,这位倔强好强的农村妇女一辈子都在家务农,去过最远的地方不过是八十公里外的市区。

  七月的骄阳似火,热浪炙人,我帮妈妈提着行李箱去火车站。

  “妈,外面的世界不如村里善良,我们就在县城里找点事做,不出去了好吗?”

  “你安心在家等着,不许出去,开学前会把你学费给寄回来。妈走了啊,你回去吧。”

  我点头,静静地看着她,心里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一句话。一束目光的对视,便能连通母亲和我心底最沉重的温柔。
喧嚣城市里汹涌的人群会怎样对待这个和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村妇女,会不会嘲笑她衣着土气,会不会嫌弃她大字不识?小小的车站,能听到南下火车缓缓开动的声音。城市里的灯火霓虹,请你们善待这样一位土气笨拙的母亲,也包容这千千万万的外来谋生的农村人。

暗处一灯

  父亲戴着老花镜,坐在门廊角落的躺椅上,看着我的通知书,他招手示意我过去。

  “孩子,爸爸心里愧疚啊,只恨我这不争气的身体。你妈操持家务一辈子,老时却要去打工,真的,爸爸好愧疚。刚才想到你小学有‘两免一补’,中学有贫困生补助,大学该可以申请助学贷款,我们明天去吧,贫寒更需要多读书,不然哪里找出路!”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向我表露心声吧,酸楚顿时涌上心头。

  第二天,父亲同我去学生资助中心申请了生源地贷款,在贷款合同上按下红手印时,我和父亲久久地对望着。他眼睛里有如释重负后的轻松,也有难为情的羞愧。父亲早已苍老,早已无力负担,唯一能给的只有陪伴,然而这就足够了。

  “等我毕业工作了,我会努力还上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在就会有希望。”只是,一年的学费暂时解决了,生活费该怎么办?

  我没有听妈妈的话,几天后我还是选择坐上火车去了上海挣生活费。男孩子总要懂得承担责任,学会分担。

  九月,拿着助学贷款证明走贫困生绿色通道,我顺利进入大学,开始了另一段轨迹。不同的是,平时的吃穿用都是花着母亲的血汗钱,每一分都心怀一份沉重。因为知道生活的不易,所以从不敢懈怠。

  大一结束时,我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在“创青春”比赛中获得省赛铜奖,并在学校创业孵化园的支持下,迈出了创业旅程的第一步。同学打趣说:“你小子得了励志奖又开始创业了,这几天眼睛都在发亮,是掉钱眼里了吧!”助学贷款、励志奖学金犹如暗处一灯,不仅能指引方向,更是一份雪中送炭的温暖。是的,掉钱眼里了,有了这些钱,下学期的学费就有着落了,我不想再看到年老的父母再为学费、生活费发愁。

春来花香

  母亲在外打工独自支撑着风雨飘摇的家。在校的我自不愿闲着,趁着创业之外的空闲做着各种兼职,譬如发宣传单。在街头与无数路人的眼光相视,他们眼中有温柔,有不悦,有静默,有憎恶。当有路人将接过的宣传单没好气地摔回我身上时,我总是笑着告诉自己,天气冷成这样,他们能把手从口袋伸出来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南边的母亲此刻正做着更苦更累的工作,我还好。这里刮着冰冷刺骨的大风,在傍晚结清工资准备回校之时,天桥上有中年男人不停地向路人跪拜,他身旁席地躺着只有几丝稀疏白发的老人,身上盖着薄被。该是他的母亲吧,一想到“母亲”二字,心里便是一阵慌乱的疼痛,我倒转回去将今天的工资,60元,轻轻地放下后离开。一起发单的同学碰我的肩,“这你都信呀!我见多了,这把戏就专门骗你这种同情心泛滥的人!你看,一天白干了吧,活该吹一天冷风”。

  鸦有反哺义,羊有跪乳恩。我相信是真的,因为他看着他母亲的目光,也是这种直通心底的沉重温柔。我笑笑,人各有心,心各有见,不必急着去说服他,“管他真假,回学校吧”。我从书包里拿出伞,“喏,我有伞,不会吹风的”。

  秋至满山多秀色,春来无处不花香。在经历了许多后,我更加深刻地知道,贫穷有时,富裕有时,哭有时,笑有时。生活从来不会辜负谁,守住心底的温柔,始终相信美好,努力地走过斜风冷雨,自有春暖花开在眼前。 

 

指导老师:黄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