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学院蔡红梅:朗朗书声

发布日期:2016-07-27 14:51 信息来源:新余学院 作者:蔡红梅 字号:[] [] []

  她说她最喜欢看夕阳,但她已经很久没停下来细细欣赏了。晚风从远处带来淡淡的花香,悄悄地,拂动了木窗上的布帘。夕阳的柔光静静地映着她洁白的衬衫,轻轻地,像罩了一层温馨的梦。

  十五年前,年幼的她在一排土房的屋檐下摘花生,突然,木窗里传出一阵朗朗的读书声,她不懂得书声的内容,但她却被这富有节奏的天籁之音震撼了,书声像希望之火点亮了她的心灯!她踮起脚尖,倚着土墙,透过隔板之间的缝隙好奇地望着木窗里面的世界: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拿着一本书站在黑漆刷过的墙下,微笑着像天使般望着正在读书的孩子,忽而她又转过身,在黑漆涂过的坑坑洼洼的墙面用粉笔写下一行娟秀的字。女老师再次转过头来,发现窗外有一个人影,她轻轻地走出教室,探出头微笑地望着她,示意她进来。她一怔,红着脸飞快地跑开了,但老师甜美的微笑和朗朗的书声一直留在她心里,久久不能忘怀。

  往后的岁月,她为留在心中的微笑和书声而拼搏着,奋斗着。就当她快接近那神圣的殿堂时,一场凄风苦雨把她的心灯吹倒了,淋灭了。

  雷电交加的夜晚,狂风咆哮,树叶发出凄厉的哀吼;暴雨侵袭,高处滚落巨大的石块。整个村庄都在风雨中飘摇着。狭窄的屋里,蜡烛发出奄奄一息的微光,一张录取通知书,三张憔悴的面庞。她抱着双腿蹲坐在墙角,流着泪,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父亲在床上躺着,缠满纱布的大腿用绷带吊着,他黑瘦的脸在暗淡的烛光下显得格外苍老;母亲坐在父亲的身旁,用毛巾擦拭父亲额头上因疼痛冒出的汗珠。母亲忽又转身背对父亲,垂着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她又回忆起白天的画面:亲戚们围着她,她像犯人一样绝望地听着他们的审判。三姨夫坐不住首先发话了:“你也这么大了,该懂事了,家里的困难你也应该知道,你爸又伤了腿,哪有闲钱供你读大学。”“读了大学也不一定有出息,人家小学生还当大老板呢。”表嫂接着说。“就是,女孩子过几年就要嫁人,看在你爸妈养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也该孝敬他们了。”五舅妈道。亲戚们议论纷纷,“你爸妈嘴上不好说,我们替他们说”。“现在出去打工还能……”这些话像决堤的洪水冲垮了她的梦想,她埋下头呜咽起来。

  母亲又发出一阵叹息,头歪在墙上,哽咽着说:“你去吧,学费的事我们想办法。”她默默地流泪不说话,因为她清楚地知道,爸妈能有什么办法呢?
风雨后的第二天,空气格外清新,夕阳落在山头渲染了西边的云彩,百鸟归巢,热闹非凡,热闹是它们的,她什么也没有。她漫无目的地走着,整个人像丢了灵魂,只剩下空空的躯壳。一阵朗朗的书声从附近传来,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注入了她的身体,使她震撼、激动,但同时又感觉有一把利刃插入她的内心使她痛苦不堪。她回过神来,这里是她梦想开始的地方,她再次倚着墙望着木窗里的世界:当年年轻的女老师依旧在黑板前微笑着望着正在读书的孩子们……夕阳的余晖渐淡,放学铃响了,孩子们高兴地冲出教室唱着歌儿往家跑去。教室空了,她的心也空了。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拍她的肩膀,她一惊,回过头来——她久久不能忘怀的微笑。女老师关切地望着她。晚风中氤氲着花香,拂来她们在石椅上交谈的声响。“傻孩子,别担心,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呀!你呀,还跟小时候一样傻,生活费之类的你别担心,我帮你想办法。”老师微笑着摸着她的头。一语惊醒梦中人,她激动得热泪盈眶。

  她带着国家给她的希望和梦想去了她向往已久的地方。但她的大学生活并不轻松悠闲,她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她每一个早晨都能呼吸到校园里最新鲜的空气,湖畔垂柳下有她刻苦读书的身影。她是图书馆的常客,每次离开都要别人提醒。即使饭卡里一分钱也没了,但她仍旧是富有的,因为用饭卡可以进入图书馆,那儿有无限的财富。

  大学第二年的暑假,放假早。村里传来女老师病了的消息。她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往医院看望老师。老师面容憔悴,但她依旧微笑着说:“没什么事,一切都好,只是放不下那群娃娃,他们就要期末考试了。”她感动得握住老师的手:“老师,让我去代您上几堂课吧,我一定会努力的。”老师欣慰地望着她,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很久,很久。

  夕阳透过远处的枫林向教室洒出一片金光,她拿着一本书站在黑漆刷过的墙下,微笑着望着正在读书的孩子。窗外一个小女孩踮起脚尖,倚着墙望着木窗里的世界,那里传出朗朗的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