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各地学生家长主动学习《条例》 积极配合学校做好安全教育工作

发布日期:2017-08-04 字体:[ ]

“《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实际上也给我们家长提了个醒,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预防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作为监护人(抚养人)也是责无旁贷的。”通过《条例》的学习,不少学生家长改变了“孩子送到学校就等于送入保险箱”的观念,开始主动积极配合学校做好安全教育工作。

“《条例》的规定很详尽具体,我认为关键是执行,希望能切实落到实处。”不少家长对《条例》的贯彻执行寄予希望。

《条例》规定详尽 落实关键是执行

南师附小红谷滩分校一部坐落在马路边,每天上学放学,学生家长熊芳都要亲自接送小孩。“我认真看了《条例》,对孩子来说这部法规确实是一个保障。”熊芳说,作为家长,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上学、放学以及在校园内的人身安全,《条例》涵盖的范围很广泛,不光是学校里的安全,还包括学校周边的安全,“我觉得《条例》的出台,让孩子们有了一个更好的法律保障。”

“有许多人身伤害事故如果预防工作得当完全可以避免,《条例》坚持预防为主,可以说,以学生为本,用法治思维搭建了一个安全大校园。”采访中,不少家长如是说。

《条例》的出台明确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预防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既规定了政府及相关部门、学生及学生监护人、保险机构、新闻媒体等各方的责任,更是用了五分之一的篇幅对学校的预防责任进行了详细规定。学生家长余先生告诉记者,以前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可能会存在各个部门互相推诿的情况,希望《条例》实施以后,能够改变这种局面,多部门形成合力,共同保护学生安全。

事实上,《条例》实施以后,各地各部门各学校按照《条例》抓安全工作的意识明显增强了。今年1月份天气预报对南昌地区的降雪进行了预警,教育部门根据天气情况提前对中小学校的期末考试和寒假时间进行了调整,这也是《条例》的指引功能在发挥作用。

“《条例》的规定很详尽具体,我认为关键是执行,希望能切实落到实处。”不少家长对《条例》的贯彻执行寄予希望。

配合学校做好安全教育 监护人责无旁贷

“通过学习《条例》,其实也给我们家长提了个醒,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预防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作为监护人(抚养人)也是责无旁贷的。”学生家长程玉这样认为。

“未成年学生的监护人应当与学校共同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落实安全保护措施,保障未成年学生上学、放学途中的人身安全,制止未成年学生携带管制刀具、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等危险物品进入学校。”南昌师范学院教授肖良平告诉记者,《条例》不仅规定了学校、社会的责任,同时对监护人的责任进行了明确,监护人(抚养人)应当配合好学校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保护工作。

“以前我们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观点,孩子送到学校就等于送入保险箱,出了任何事故都是学校的责任。”采访中,不少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学校对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责任是法定的,监护人(抚养人)的安全教育、安全保护也是必不可少的。

家长陈圣明的儿子在南昌百树学校上体育课时一不小心摔倒致右手手腕骨裂。事情发生后,学校立即向保险公司报案,启动学生意外伤害险理赔。“作为家长,事情发生后我最先想到的是要从校方讨个说法,孩子既然是在学校出的事,理应由学校来承担责任。”陈圣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在学习《条例》后,认为家长也应该对学生在校人身伤害事件多些理性的理解和支持。

《条例》同时还规定了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的11种情形,这也能够倒逼学校落实在安全教育、管理方面应尽的职责和义务,打牢学校安全基础。

赔偿是焦点 《条例》给了多元化解决途径

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后,赔偿是焦点问题。在实际工作中,少数学生家长因赔偿问题纠缠不清,甚至发生闹访行为,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育教学秩序。肖良平告诉记者,为了让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在法治的轨道上得到处置,《条例》规定了事故处理的范围、途径和程序,为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提供了基本依据。《条例》明确规定了在事故处理中的6种禁止行为,并对6种行为的依法处置进行了规定,有力地打击震慑“校闹”等违法行为。

“作为家长,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后,我们最关注事件处理的透明度。如果能够公正、透明地解决,相信多数家长也不会去学校闹。”学生家长余先生认为,《条例》对这些学生家长关心的问题都有明确的规定,不仅界定了事故处理的适用范围,同时明确了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及有关部门的处理程序。《条例》还为事故纠纷提供了多元化的解决途径,包括行政调解、第三方调解、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等等。这样可以保证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调解处理做到有法可依、有据可循。

“从理论上来讲,《条例》规定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中学校需要担责与免责的情况,应当是非常清楚的,是无可争议的。但实践中争议最大的情况是: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是多因素导致的、还是单一因素导致的?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对于《条例》的规定,不少学生家长也有这样的担忧。

肖良平告诉记者,在出现学生自杀、自伤等自身故意或者身体疾病造成伤害事故的情况下,作为家长方应当冷静地看待事故的发生与结果,同时要相信目前的科学技术能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查明事情真相。肖良平建议,一旦发生纠纷,监护人一定要通过协调、调解、诉讼等途径去解决问题,而不能借口学校有责而实施“校闹”,迫使学校接受其高额赔偿的无理要求,监护人应该学会运用法治的思维来解决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即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

稿源:新法制报 作者:方维芳 罗娜

我省各地学生家长主动学习《条例》 积极配合学校做好安全教育工作

“《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实际上也给我们家长提了个醒,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预防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作为监护人(抚养人)也是责无旁贷的。”通过《条例》的学习,不少学生家长改变了“孩子送到学校就等于送入保险箱”的观念,开始主动积极配合学校做好安全教育工作。

“《条例》的规定很详尽具体,我认为关键是执行,希望能切实落到实处。”不少家长对《条例》的贯彻执行寄予希望。

《条例》规定详尽 落实关键是执行

南师附小红谷滩分校一部坐落在马路边,每天上学放学,学生家长熊芳都要亲自接送小孩。“我认真看了《条例》,对孩子来说这部法规确实是一个保障。”熊芳说,作为家长,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上学、放学以及在校园内的人身安全,《条例》涵盖的范围很广泛,不光是学校里的安全,还包括学校周边的安全,“我觉得《条例》的出台,让孩子们有了一个更好的法律保障。”

“有许多人身伤害事故如果预防工作得当完全可以避免,《条例》坚持预防为主,可以说,以学生为本,用法治思维搭建了一个安全大校园。”采访中,不少家长如是说。

《条例》的出台明确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预防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既规定了政府及相关部门、学生及学生监护人、保险机构、新闻媒体等各方的责任,更是用了五分之一的篇幅对学校的预防责任进行了详细规定。学生家长余先生告诉记者,以前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可能会存在各个部门互相推诿的情况,希望《条例》实施以后,能够改变这种局面,多部门形成合力,共同保护学生安全。

事实上,《条例》实施以后,各地各部门各学校按照《条例》抓安全工作的意识明显增强了。今年1月份天气预报对南昌地区的降雪进行了预警,教育部门根据天气情况提前对中小学校的期末考试和寒假时间进行了调整,这也是《条例》的指引功能在发挥作用。

“《条例》的规定很详尽具体,我认为关键是执行,希望能切实落到实处。”不少家长对《条例》的贯彻执行寄予希望。

配合学校做好安全教育 监护人责无旁贷

“通过学习《条例》,其实也给我们家长提了个醒,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预防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作为监护人(抚养人)也是责无旁贷的。”学生家长程玉这样认为。

“未成年学生的监护人应当与学校共同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落实安全保护措施,保障未成年学生上学、放学途中的人身安全,制止未成年学生携带管制刀具、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等危险物品进入学校。”南昌师范学院教授肖良平告诉记者,《条例》不仅规定了学校、社会的责任,同时对监护人的责任进行了明确,监护人(抚养人)应当配合好学校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保护工作。

“以前我们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观点,孩子送到学校就等于送入保险箱,出了任何事故都是学校的责任。”采访中,不少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学校对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责任是法定的,监护人(抚养人)的安全教育、安全保护也是必不可少的。

家长陈圣明的儿子在南昌百树学校上体育课时一不小心摔倒致右手手腕骨裂。事情发生后,学校立即向保险公司报案,启动学生意外伤害险理赔。“作为家长,事情发生后我最先想到的是要从校方讨个说法,孩子既然是在学校出的事,理应由学校来承担责任。”陈圣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在学习《条例》后,认为家长也应该对学生在校人身伤害事件多些理性的理解和支持。

《条例》同时还规定了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的11种情形,这也能够倒逼学校落实在安全教育、管理方面应尽的职责和义务,打牢学校安全基础。

赔偿是焦点 《条例》给了多元化解决途径

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后,赔偿是焦点问题。在实际工作中,少数学生家长因赔偿问题纠缠不清,甚至发生闹访行为,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育教学秩序。肖良平告诉记者,为了让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在法治的轨道上得到处置,《条例》规定了事故处理的范围、途径和程序,为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提供了基本依据。《条例》明确规定了在事故处理中的6种禁止行为,并对6种行为的依法处置进行了规定,有力地打击震慑“校闹”等违法行为。

“作为家长,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后,我们最关注事件处理的透明度。如果能够公正、透明地解决,相信多数家长也不会去学校闹。”学生家长余先生认为,《条例》对这些学生家长关心的问题都有明确的规定,不仅界定了事故处理的适用范围,同时明确了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及有关部门的处理程序。《条例》还为事故纠纷提供了多元化的解决途径,包括行政调解、第三方调解、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等等。这样可以保证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调解处理做到有法可依、有据可循。

“从理论上来讲,《条例》规定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中学校需要担责与免责的情况,应当是非常清楚的,是无可争议的。但实践中争议最大的情况是: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是多因素导致的、还是单一因素导致的?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对于《条例》的规定,不少学生家长也有这样的担忧。

肖良平告诉记者,在出现学生自杀、自伤等自身故意或者身体疾病造成伤害事故的情况下,作为家长方应当冷静地看待事故的发生与结果,同时要相信目前的科学技术能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查明事情真相。肖良平建议,一旦发生纠纷,监护人一定要通过协调、调解、诉讼等途径去解决问题,而不能借口学校有责而实施“校闹”,迫使学校接受其高额赔偿的无理要求,监护人应该学会运用法治的思维来解决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即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

来源:新法制报 作者:方维芳 罗娜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