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治思维构建校园“安全屏障” 《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破解四大难题

发布日期:2017-08-04 字体:[ ]

学生受到人身伤害,对家庭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而受原有法律处理的局限性,学校在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过程中往往显得很是无奈,加上信息不对称等因素,校方与家长容易产生误会使得矛盾难以调和,甚至出现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的现象发生。2016年1月1日《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开始实施,新法以法治思维、法治理念和法治方式使得立法责任加更明确,处理依据更加清晰,纠纷调解更加公正,经济补偿更加有保障。实践证明,《条例》实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十分明显。

●立法责任更为明确

《条例》明确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预防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既规定了政府及相关部门、学生及学生监护人、保险机构、新闻媒体等各方的责任,这为我省各级各类学校做好事故的预防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和基本遵循。

1月1日,江西师范大学一名大四男生在校外高坠死亡。事件发生后,这起校外事件的责任划分便成为纠纷双方最为关心的问题,也是纠纷解决最为核心的问题。

事件发生当日,恰逢《条例》正式颁布实施。新条例对学校、学生或其监护人以及第三方的责任划分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明确了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的11种情形和免除责任的5种情形,这为学校在处理该起学生意外事件时提供了原则性和指导性的意见。

依据《条例》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因学生自杀、自伤等自身故意或者身体疾病造成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学校已履行了教育、管理职责,且行为并无不当的,不承担责任。”

而在《条例》出台之前,学校对学生人身安全所承担的则是无限责任。“《条例》出台后,责任划分的归责原则和划分标准的明确界定为学校处理该起事件提供了法律依据。”江西师范大学校长梅国平告诉记者。

●处理依据更显清晰

2015年11月底,南昌百树学校六年级10班学生陈某在上体育课练习篮球时,在运球过程中不小心摔倒,导致右手手腕骨裂。体育老师罗智超发现后立即抱起陈某到校医室进行处理并上报教务处主任。任课老师联系家长并一起陪同送陈某到中医院进行包扎(没有住院),治疗费用花了700多元。

事件发生后,学校和班主任老师多次打电话与家长联系,关心询问学生伤情康复情况。学生陈某返校后,其父母找到学校领导提出要求赔偿数千元,理由是陈某是在学校内发生的伤害,学校就应当承担责任。此时正值《条例》经过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学校立即组织老师们进行学习。

学校领导、班主任老师与陈某家长一起对照新出台的《条例》第四十四条第四款和第四十五条第四款,学校是否承担责任的情形进行了沟通。《条例》相关条款责任划分很明确,学校已经履行了教育、管理职责,这个摔伤时间是在进行具有风险性的体育活动中发生的意外,并非学校过错。

陈某的父亲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习《条例》后,也应该多些理解和支持。该校校长曾道维向记者介绍,事情发生后,学校给予了陈某更多人文关怀,还立即向保险公司报案,启动学生意外伤害险理赔。

●纠纷调解更加公正

《条例》严格界定了事故处理的适用范围;明确了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及有关部门的处理程序;提供了事故纠纷解决的多元途径。

2014年6月24日,南昌大学附中高一年级一名学生从教学主楼5楼跳下。学校立即送往医院全力抢救,但最终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在跳楼之前,学校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包括:提前发现,反复劝阻,及时报警,与家长取得联系,在地上铺安全垫。

事件发生第二天,家属纠集50多人来到学校门口,摆花圈、拉横幅,提出高额赔偿要求。

《条例》明确规定了在事故处理中的6种禁止行为,并对6种行为的依法处置进行了规定,有力地打击震慑“校闹”等违法行为。《条例》明确规定综治、教育、司法行政、公安等部门的纠纷处置职责。

事件发生之后,南昌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高新综治办、瑶湖派出所、死者当地综治办等有关部门及时介入,同时引入第三方调解机制,让学校依法依规地与死者家属就死者善后事宜进行沟通和协商,防止矛盾激化。

根据《条例》第四十七条第二款:“行为具有危险性,学校、教师已经告诫并要求纠正,学生不听劝阻、拒不改正的情形造成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学生或者其监护人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经过近2个月的协商,双方根据《条例》规定终于就解决此事达成协议。

“条例的制定出台,非常及时,非常重要,非常必要。这些规定为依法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提供了保障,对维护当事方的合法权益和学校的正常教育教学秩序,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南昌大学附中校长程晓杰如是说。

●经济补偿更有保障

《条例》鼓励学校购买校方责任保险及附加无过失责任保险,要求保险机构在优化保险种类、提高服务质量等基础上,积极配合学校处理学生意外事件,并及时依法按合同赔偿。

在江西师范大学,学校采取“8+5”的保险模式为学生购买人身安全保险,即学校为学生购买8元校方责任保险和5元无过失责任保险,同时校方鼓励学生家长购买商业险,这种保险机制有效地提高了学校风险化解能力。

在处理该校今年元旦发生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中,这种保险机制及时维护了当事方的合法权益。事故发生后,学生家长向校方讨要说法并索要200万赔款。“从学校层面来说,学生可获得10万至20万元的经济补偿,而根据学校‘8+5’保险模式,以及商业险的理赔,学生最高可获得65万元的经济补偿。”江西人保财险南昌分公司副总经理万慧玲向记者介绍说。在该起事件的过程中,学校的风险化解能力明显提高,学生家属获得经济补偿也更加有保障。

稿源:新法制报 作者:罗娜

以法治思维构建校园“安全屏障” 《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破解四大难题

学生受到人身伤害,对家庭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而受原有法律处理的局限性,学校在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过程中往往显得很是无奈,加上信息不对称等因素,校方与家长容易产生误会使得矛盾难以调和,甚至出现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的现象发生。2016年1月1日《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开始实施,新法以法治思维、法治理念和法治方式使得立法责任加更明确,处理依据更加清晰,纠纷调解更加公正,经济补偿更加有保障。实践证明,《条例》实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十分明显。

●立法责任更为明确

《条例》明确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预防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既规定了政府及相关部门、学生及学生监护人、保险机构、新闻媒体等各方的责任,这为我省各级各类学校做好事故的预防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和基本遵循。

1月1日,江西师范大学一名大四男生在校外高坠死亡。事件发生后,这起校外事件的责任划分便成为纠纷双方最为关心的问题,也是纠纷解决最为核心的问题。

事件发生当日,恰逢《条例》正式颁布实施。新条例对学校、学生或其监护人以及第三方的责任划分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明确了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的11种情形和免除责任的5种情形,这为学校在处理该起学生意外事件时提供了原则性和指导性的意见。

依据《条例》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因学生自杀、自伤等自身故意或者身体疾病造成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学校已履行了教育、管理职责,且行为并无不当的,不承担责任。”

而在《条例》出台之前,学校对学生人身安全所承担的则是无限责任。“《条例》出台后,责任划分的归责原则和划分标准的明确界定为学校处理该起事件提供了法律依据。”江西师范大学校长梅国平告诉记者。

●处理依据更显清晰

2015年11月底,南昌百树学校六年级10班学生陈某在上体育课练习篮球时,在运球过程中不小心摔倒,导致右手手腕骨裂。体育老师罗智超发现后立即抱起陈某到校医室进行处理并上报教务处主任。任课老师联系家长并一起陪同送陈某到中医院进行包扎(没有住院),治疗费用花了700多元。

事件发生后,学校和班主任老师多次打电话与家长联系,关心询问学生伤情康复情况。学生陈某返校后,其父母找到学校领导提出要求赔偿数千元,理由是陈某是在学校内发生的伤害,学校就应当承担责任。此时正值《条例》经过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学校立即组织老师们进行学习。

学校领导、班主任老师与陈某家长一起对照新出台的《条例》第四十四条第四款和第四十五条第四款,学校是否承担责任的情形进行了沟通。《条例》相关条款责任划分很明确,学校已经履行了教育、管理职责,这个摔伤时间是在进行具有风险性的体育活动中发生的意外,并非学校过错。

陈某的父亲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习《条例》后,也应该多些理解和支持。该校校长曾道维向记者介绍,事情发生后,学校给予了陈某更多人文关怀,还立即向保险公司报案,启动学生意外伤害险理赔。

●纠纷调解更加公正

《条例》严格界定了事故处理的适用范围;明确了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及有关部门的处理程序;提供了事故纠纷解决的多元途径。

2014年6月24日,南昌大学附中高一年级一名学生从教学主楼5楼跳下。学校立即送往医院全力抢救,但最终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在跳楼之前,学校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包括:提前发现,反复劝阻,及时报警,与家长取得联系,在地上铺安全垫。

事件发生第二天,家属纠集50多人来到学校门口,摆花圈、拉横幅,提出高额赔偿要求。

《条例》明确规定了在事故处理中的6种禁止行为,并对6种行为的依法处置进行了规定,有力地打击震慑“校闹”等违法行为。《条例》明确规定综治、教育、司法行政、公安等部门的纠纷处置职责。

事件发生之后,南昌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高新综治办、瑶湖派出所、死者当地综治办等有关部门及时介入,同时引入第三方调解机制,让学校依法依规地与死者家属就死者善后事宜进行沟通和协商,防止矛盾激化。

根据《条例》第四十七条第二款:“行为具有危险性,学校、教师已经告诫并要求纠正,学生不听劝阻、拒不改正的情形造成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学生或者其监护人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经过近2个月的协商,双方根据《条例》规定终于就解决此事达成协议。

“条例的制定出台,非常及时,非常重要,非常必要。这些规定为依法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提供了保障,对维护当事方的合法权益和学校的正常教育教学秩序,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南昌大学附中校长程晓杰如是说。

●经济补偿更有保障

《条例》鼓励学校购买校方责任保险及附加无过失责任保险,要求保险机构在优化保险种类、提高服务质量等基础上,积极配合学校处理学生意外事件,并及时依法按合同赔偿。

在江西师范大学,学校采取“8+5”的保险模式为学生购买人身安全保险,即学校为学生购买8元校方责任保险和5元无过失责任保险,同时校方鼓励学生家长购买商业险,这种保险机制有效地提高了学校风险化解能力。

在处理该校今年元旦发生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中,这种保险机制及时维护了当事方的合法权益。事故发生后,学生家长向校方讨要说法并索要200万赔款。“从学校层面来说,学生可获得10万至20万元的经济补偿,而根据学校‘8+5’保险模式,以及商业险的理赔,学生最高可获得65万元的经济补偿。”江西人保财险南昌分公司副总经理万慧玲向记者介绍说。在该起事件的过程中,学校的风险化解能力明显提高,学生家属获得经济补偿也更加有保障。

来源:新法制报 作者:罗娜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