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援鄂护士周世妹:已调整到最佳状态 一刻不敢放松

发布日期:2020-02-04 字体:[ ]

2月2日晚上8点,周世妹刚刚下中班。实际上,跟接班的护士交接完毕,已经到了晚上9点,这是她来到武汉的第7天,上岗的第4天。走出医院,她才敢在戴着口罩的环境下深呼吸,紧张的一天终于告一段落。

周世妹,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护士,江西省首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周世妹在援助医疗点武汉市第五医院留影

请战  我要去武汉!

“我要去武汉!”十天前,周世妹在微信群中看到科室对于援助一线的倡议,一向雷厉风行的她当即站了起来,对旁边的丈夫说,“我要报名参加抗击疫情一线工作”。

今年41岁的周世妹一向在工作上勤勉踏实,在同事眼里,她总是那个热心助人的好伙伴,这次援鄂,她又冲在了最前面。

援助武汉出征时的周世妹

周世妹的请战书

“1月20号开始我就一直在持续关注疫情的相关情况,看到网络上不断上升的数字,我心急如焚!身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想为这次疫情防控做点贡献。”

周世妹的丈夫也是一名医务人员,对于她的决定,丈夫全力支持。第二天一早,周世妹向科里递交了请愿书。一个小时后,护理部打来电话,通知她被选上了,很快就要出发。接到电话的周世妹十分激动,但家里的妈妈却十分忧心。

原来,周世妹在两个月前刚做完胆囊切除手术,身体并没有完全复原。此次一行,她的身体状况是家人最担心的。

“我也安抚了妈妈,前线的病人更需要我,我的身体没问题,可以坚持。”离家前,已经成长为小男子汉的18岁儿子也鼓励她,“妈,在外面一定要好好地保护自己。”

安抚好家人之后,她收拾好行李,背上行装,独自奔赴集合的宾馆,准备出征。

责任  两天难以入睡!

2月2日,湖北省,武汉市第五医院,周士妹进入工作的第四天。采访时她声音铿锵坚定,而在刚来武汉时,她两天晚上没有睡好觉。

“说实话,焦虑!在前往武汉之前,我做好充足的准备接受各种困难,然而当我真正融入到武汉疫情战役后才发现,看到那些病人,心中说不出的滋味,我感受到了身上的担子很重,想赶紧为他们做些什么。”

第一天进隔离病房时,周世妹第一次与武汉的患者对视。

“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渴望能够得到医治,希望我们给他们提供帮助,能够治愈出院,很让人心疼。”

在进入病区的头一天,周世妹一行四人一起接受了严谨的防护培训,包括疾病相关诊断知识、防护知识,防护服穿脱的培训。每个人都要培训过关才能上岗。除了要穿防护服外,还要穿两层隔离衣,戴N95口罩、头套、两层灭菌手套和鞋套、戴护目镜。晚上回到家后还拿着视频不停演练了好几遍,找到适合自己的穿脱习惯和方法。面对接下来紧张的工作安排,周世妹很快调整了状态。

“我一定要加油,调整自己的心态,我必须适应这个环境,要不然我就没法工作了”

谨慎  必须让自己思想集中!

周世妹所在的病区有24个病人,其中一名是危重病人,她和另一个护士一组负责12个病人,隔着护目镜和口罩,实在透不过气,她们说话主要靠“喘”和“喊”,体力消耗得非常快。

“起初来的时候没有经验,护目镜经常会起雾,经常看不清,后来我们自己对镜面做了防雾处理,就好多了。”周世妹说,来了几天以后,她们慢慢适应了这些平常却又特殊的护理工作。

日常的输液,在这样的环境里,要耗费比平时多2倍的时间,因为多层防护手套包裹下,很难感受病人的血管状况如何,更不用说雾化操作、换水、记录、和其他生活护理,全靠不断的模拟和精神高度集中。

“我必须要打起精神,时刻保持清醒,思想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防护服紧缺,一个班次4小时,还要加上交接班,在长时间的忙碌状态中,必须坚持不脱下防护服,所以不能喝水、吃饭,也不能排尿。一个病人的点滴结束,紧接着另一个病人开始雾化,那边还有病人要吸氧,帮助患者喝水、吃饭、换姿势、如厕……一刻也不能停下!

“手一天数不清要洗多少次,口罩的印痕基本要六小时以上才能完全消除,第二天鼻梁还会有点疼,可这些也不算什么,都适应了。”

每天洗手上百次

最难的就是穿脱防护用品,它在感染防控中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一不小心便可能将防护衣帽上的病菌带到缓冲区甚至清洁区,继而造成二重感染!

“穿的时候要保证一点缝隙都没有,反复调整,脱的时候要反复洗手,手接触到一个地方就要洗手再接触另一个地方,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必须小心再小心。”周世妹说,每天穿脱防护服的时间都要半个小时以上,穿上防护服以后非常闷热,稍微活动一下身上的衣服都会湿透。

此时的刚脱下防护服的她,已经近7个小时未进食,未上厕所了。

信心  我们肯定能赢!

“我们这里有位病人一家四人感染了三个,还有些家里有死亡病例的,此刻,我们战斗的是病毒和死神,守护的是生命。”

周世妹说,目前治疗主要是对症处理,护理的重点在于做好消毒隔离和患者的心理护理,提醒病人放松心情,给他们鼓劲加油,让他们有信心来面对疾病。为此,她还特意把中医的特色带到了武汉,用中医护理的方式,给病区的病人进行耳穴压豆治疗,针对病区患者的症状取穴,缓解患者的不适,提高免疫力。

“病人听说我要给他们做中医治疗都很高兴,很多病人很早就熟悉和相信中医,平时也接触过,对这种疗法很适应,觉得中医疗法很好” 。

周世妹为感染病患进行耳穴压豆治疗

每到轮休间隙,周世妹也不忘给家人报个平安,叮嘱他们注意防范,照顾好自己,“每天都在跟家里联系,也在打电话,担心肯定会有的,但是既然来了,也会支持我的。”

现在,周世妹已经适应了疫情病区的节奏,每天从宾馆到医院两点一线,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能早日过去,大家都战胜病毒,恢复健康。

“我会尽自己的力量,我能做多少,都会尽力去做,疫情结束后,我会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2月3日,武汉天气,晴。周世妹在日记中写道:“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必胜!”

连线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援鄂护士周世妹:已调整到最佳状态 一刻不敢放松

2月2日晚上8点,周世妹刚刚下中班。实际上,跟接班的护士交接完毕,已经到了晚上9点,这是她来到武汉的第7天,上岗的第4天。走出医院,她才敢在戴着口罩的环境下深呼吸,紧张的一天终于告一段落。

周世妹,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护士,江西省首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周世妹在援助医疗点武汉市第五医院留影

请战  我要去武汉!

“我要去武汉!”十天前,周世妹在微信群中看到科室对于援助一线的倡议,一向雷厉风行的她当即站了起来,对旁边的丈夫说,“我要报名参加抗击疫情一线工作”。

今年41岁的周世妹一向在工作上勤勉踏实,在同事眼里,她总是那个热心助人的好伙伴,这次援鄂,她又冲在了最前面。

援助武汉出征时的周世妹

周世妹的请战书

“1月20号开始我就一直在持续关注疫情的相关情况,看到网络上不断上升的数字,我心急如焚!身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想为这次疫情防控做点贡献。”

周世妹的丈夫也是一名医务人员,对于她的决定,丈夫全力支持。第二天一早,周世妹向科里递交了请愿书。一个小时后,护理部打来电话,通知她被选上了,很快就要出发。接到电话的周世妹十分激动,但家里的妈妈却十分忧心。

原来,周世妹在两个月前刚做完胆囊切除手术,身体并没有完全复原。此次一行,她的身体状况是家人最担心的。

“我也安抚了妈妈,前线的病人更需要我,我的身体没问题,可以坚持。”离家前,已经成长为小男子汉的18岁儿子也鼓励她,“妈,在外面一定要好好地保护自己。”

安抚好家人之后,她收拾好行李,背上行装,独自奔赴集合的宾馆,准备出征。

责任  两天难以入睡!

2月2日,湖北省,武汉市第五医院,周士妹进入工作的第四天。采访时她声音铿锵坚定,而在刚来武汉时,她两天晚上没有睡好觉。

“说实话,焦虑!在前往武汉之前,我做好充足的准备接受各种困难,然而当我真正融入到武汉疫情战役后才发现,看到那些病人,心中说不出的滋味,我感受到了身上的担子很重,想赶紧为他们做些什么。”

第一天进隔离病房时,周世妹第一次与武汉的患者对视。

“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渴望能够得到医治,希望我们给他们提供帮助,能够治愈出院,很让人心疼。”

在进入病区的头一天,周世妹一行四人一起接受了严谨的防护培训,包括疾病相关诊断知识、防护知识,防护服穿脱的培训。每个人都要培训过关才能上岗。除了要穿防护服外,还要穿两层隔离衣,戴N95口罩、头套、两层灭菌手套和鞋套、戴护目镜。晚上回到家后还拿着视频不停演练了好几遍,找到适合自己的穿脱习惯和方法。面对接下来紧张的工作安排,周世妹很快调整了状态。

“我一定要加油,调整自己的心态,我必须适应这个环境,要不然我就没法工作了”

谨慎  必须让自己思想集中!

周世妹所在的病区有24个病人,其中一名是危重病人,她和另一个护士一组负责12个病人,隔着护目镜和口罩,实在透不过气,她们说话主要靠“喘”和“喊”,体力消耗得非常快。

“起初来的时候没有经验,护目镜经常会起雾,经常看不清,后来我们自己对镜面做了防雾处理,就好多了。”周世妹说,来了几天以后,她们慢慢适应了这些平常却又特殊的护理工作。

日常的输液,在这样的环境里,要耗费比平时多2倍的时间,因为多层防护手套包裹下,很难感受病人的血管状况如何,更不用说雾化操作、换水、记录、和其他生活护理,全靠不断的模拟和精神高度集中。

“我必须要打起精神,时刻保持清醒,思想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防护服紧缺,一个班次4小时,还要加上交接班,在长时间的忙碌状态中,必须坚持不脱下防护服,所以不能喝水、吃饭,也不能排尿。一个病人的点滴结束,紧接着另一个病人开始雾化,那边还有病人要吸氧,帮助患者喝水、吃饭、换姿势、如厕……一刻也不能停下!

“手一天数不清要洗多少次,口罩的印痕基本要六小时以上才能完全消除,第二天鼻梁还会有点疼,可这些也不算什么,都适应了。”

每天洗手上百次

最难的就是穿脱防护用品,它在感染防控中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一不小心便可能将防护衣帽上的病菌带到缓冲区甚至清洁区,继而造成二重感染!

“穿的时候要保证一点缝隙都没有,反复调整,脱的时候要反复洗手,手接触到一个地方就要洗手再接触另一个地方,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必须小心再小心。”周世妹说,每天穿脱防护服的时间都要半个小时以上,穿上防护服以后非常闷热,稍微活动一下身上的衣服都会湿透。

此时的刚脱下防护服的她,已经近7个小时未进食,未上厕所了。

信心  我们肯定能赢!

“我们这里有位病人一家四人感染了三个,还有些家里有死亡病例的,此刻,我们战斗的是病毒和死神,守护的是生命。”

周世妹说,目前治疗主要是对症处理,护理的重点在于做好消毒隔离和患者的心理护理,提醒病人放松心情,给他们鼓劲加油,让他们有信心来面对疾病。为此,她还特意把中医的特色带到了武汉,用中医护理的方式,给病区的病人进行耳穴压豆治疗,针对病区患者的症状取穴,缓解患者的不适,提高免疫力。

“病人听说我要给他们做中医治疗都很高兴,很多病人很早就熟悉和相信中医,平时也接触过,对这种疗法很适应,觉得中医疗法很好” 。

周世妹为感染病患进行耳穴压豆治疗

每到轮休间隙,周世妹也不忘给家人报个平安,叮嘱他们注意防范,照顾好自己,“每天都在跟家里联系,也在打电话,担心肯定会有的,但是既然来了,也会支持我的。”

现在,周世妹已经适应了疫情病区的节奏,每天从宾馆到医院两点一线,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能早日过去,大家都战胜病毒,恢复健康。

“我会尽自己的力量,我能做多少,都会尽力去做,疫情结束后,我会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2月3日,武汉天气,晴。周世妹在日记中写道:“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必胜!”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