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恕伯

发布日期:2020-08-08 字体:[ ]

站在学科教育顶峰的80岁退休教师

      他从事中学物理教育研究与实践至今58年,虽年已80岁,但从未停下自己的研学和创新实践教育教学的脚步。

      他坚毅不拔,刻苦钻研,退休后用20年的光阴,勇攀学科教育学术顶峰。

      他的服务足迹遍布祖国大地,他所传达的教学理念被一线教师理解和接受,并逐渐成为先进教学的行为准则。

      他博学多才、虚怀若谷,严谨治学,无私奉献,深受学生和同事的尊敬、爱戴和钦佩。

      他是一位业绩卓著、成效显著、严谨谦逊、奋斗不息、德才兼备、值得学习、值得推举的学者、奋斗者、开拓者!


      他就是黄恕伯老师。1959年从南昌三中高中毕业的他,虽然成绩优异,但因家庭原因,无缘进入大学深造,毕业后留校任教物理课。他满怀挚爱,刻苦专研,奋发图强,全身心扑在物理教育中。在教育理念、教学方法、实验创新、习题研究、试卷命题、表现评价等方面有广泛研究,发表相关论文、撰写有关书籍100多万字。在培养学生创造力和提升学生学科素养方面,形成了独有的教学风格和教学特色。

      退休后,黄恕伯不仅没有减缓工作的步伐,反而大幅度增强了教育实践和研究的力度,从省级教育舞台跃身至国家级舞台,成为教育部物理课程标准制订组的核心成员、国家高中物理教科书的副总主编,登上了中学物理教育的学术高峰。

刻苦钻研,勇攀学术顶峰

      2000年,黄恕伯参加了教育部初中物理课程标准的制订,这是我国第一次制订国家的课程标准。2003年,教育部开始制订我国第一部高中物理课程标准;2011年,教育部修订初中课程标准;2017年,教育部修订高中课程标准;2020年,教育部第二次修订初中课程标准。五次制订或修订,“课标组”组成人员都有很大的变动,但黄恕伯是“五朝元老”,20年来,一直是教育部物理“课标组”核心成员,参与我国中学物理教育的顶层设计。

      刚退休时,黄恕伯仅仅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物理教材的一名读者,20年的不懈努力,刻苦钻研、不断创新,完成了读者-作者-核心作者-副总主编的角色转换。

在99国际物理教师学术讨论会上,黄恕伯作为中国唯一的大会报告人,代表中国物理教师作大会报告。他的大会报告获得了组委会的高度评价,《会议综述》赞誉黄老师“让中外代表领略了一位优秀的中国中学物理教师先进的教育理念、出众的智慧和职业热情。”

      黄恕伯还担任了江西省教育学会特级教师分会理事长,江西省物理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广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江西师范大学、江西教育学院兼职教授,参与了教育部全国高考物理试卷的命题。

服务全国,社会影响深远

      黄恕伯赴全国各地培训讲课义不容辞,培训任务络绎不绝。仅10天时间,他就跑了8个省,做了11场讲座。白天讲课、夜里赶路,晚上12点以后才住进宾馆已是常事。即使去西藏培训,高原缺氧,黄恕伯也坚持讲课一整天。他的培训讲座既接地气,又有高度,深得教师的赞赏。黄恕伯仅受聘于“国培计划”讲课的就有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和华中师范大学等十多所高等院校,此外还有各省、市安排的骨干教师培训,每年外出讲座近百场。

      2019年4月14日是澳门大学的公众开放日,澳门大学在全国遴选2名相关专家在该日来校做讲座,黄恕伯便是受邀专家中的其中之一。应中央电视台的邀请,黄恕伯做客中央电视台《小崔说事》节目,50分钟的节目播出后着实让教育界耳目一新。随后,黄恕伯又以主人翁身份录制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真诚沟通”公益宣传短片,展示了他先进的物理教学理念,在新闻频道的“整点新闻”栏目之前播出。

教书育人,满园桃李芬芳

       黄恕伯深切关心青年教师的专业成长,热情希望“长江后浪推前浪”。江西的青年物理教师参加全国大赛,总会得到黄恕伯的多次的悉心指导。每次全国物理教学大赛,江西选手都是名列前茅。在他的指导下,南昌市的物理教师先后三次夺得了全国高中物理教学竞赛一等奖的第一名。他的早年学生,平均年龄60多岁。在黄恕伯退休20年后,仍在牵挂他,还为他举办盛大、隆重的从教60周年庆典《黄恕伯从教60周年音乐会》,并由来自海内外百余名弟子倾情演出。这是对黄恕伯人格魅力的见证,也对黄恕伯60年奋斗的完美解读。

      1980年,黄恕伯获得由江西省人民政府授予的首批特级教师称号,之后又先后多次被授予江西省劳动模范、南昌市特等劳动模范,并获得首批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89年国务院授予黄恕伯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劳模)称号。黄恕伯开玩笑说,自己对物理教育的贡献每20年上一个台阶:1980年(评上特级教师时)只能打60分;2000年(退休后参加教育部、人教社工作)可以打70分;现在2020年可以打80分了。他给自己退休20年的工作,加了10分。

后话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有人把退休前的辉煌看成是暂短的夕阳,感慨退休之后便阳光不再。

      但黄恕伯从不这样认为,夕阳落下怕什么?太阳下山还有月亮升起!皓洁的明月或许更加迷人。黄恕伯最辉煌的成绩就是在明月中造就的,是在退休之后,才把他的物理教育事业推到了顶峰。

      夕阳无限好,皓月更迷人!

稿源:师资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