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除了升学率,该拿什么评价一所学校?

发布日期:2021-10-14 字体:[ ]
      每年中高考后第一时间,一些“神通广大”的家长,总能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出本地学校的升学率排名表,包含平均分、高分学生数及占比等,甚至还包括初二年级的生物、地理会考成绩。家长们对这类可以反映学校升学率的表格视若珍宝,认真研究,并据此选择学校、购买学区房。


      升学率似乎已成为全社会评价一所学校优劣的“唯一准绳”。除了升学率,我们还可以有哪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评价指标?


1


没有成绩过不了今天

只有成绩过不了明天



      6月的一天,海南华侨中学高中部组织了一场高校招生洽谈会。为方便高校与家长、学生对接,学校按照高校往年录取分数情况将高校安置在不同的楼层。“站在教学楼外的操场上,我很感叹,这不就是分数决定命运吗?你考什么分数就决定你能上哪个楼层。”该校一位老师说。
      中考同样是靠分数说话。在海南,省一级高中可面向全省招生,其中,位于海口的海南中学、海南华侨中学、北京师范大学海口附属学校等名校,录取分数线都接近或超过800分。而包括语数英在内的共10个科目的考试总分也只有890分。
      不少家长感叹,所谓的素质教育,只属于小学低年级孩子。当前高考的“刺刀见红”氛围已波及初中甚至小学。一些家长担心孩子学科成绩不佳,在孩子进入初中前,就停掉所有体育、艺术类兴趣班。
      “没有成绩过不了今天,只有成绩过不了明天。”谈起升学率的重要性,海南保亭中学校长周小华这样回答。前一句的意思是:在高考指挥棒下,没有眼下的成绩,家长、社会是不会答应的,学校只有过好今天,才能展望美好的明天。后一句的意思是:只有成绩,而没有健康的身体,没有良好的综合素质,学生很难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需要。


图片


海南保亭中学校园内,学生在操场上跳竹竿舞 张丽芸 摄


      海口市五源河学校校长陈运香也指出,在考察学校办学情况方面,国家在办学标准和课程体系设计中都有各种要求和规范。然而,过去许多标准或规范没有得到重视和执行,特别是德育、美育、劳动教育等方面,软件和内涵上的弹性比较大。


2


评价学校不应只有唯一标准



      过去,不少地方政府部门以升学率作为重要标准,评价学校和学校领导班子的工作。有的甚至不顾教育均衡发展要求,刻意拉开学校间差距,人为培植以“中高考高升学率”为卖点的学校。
      国家督学、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李洪天说,多年来,不少地方的学校升学率排行实际由当地政府部门统计并公布出来,这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升学率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个学校的教学质量、教学管理等情况。”周小华认为,升学率的高低不仅与生源质量、教学能力等相关,还与学风、教风、学校管理、教学安排等多个方面息息相关,当没有其他合适评价指标时,全社会据此评价学校,有一定的科学性。


图片


放学后学生们排队离开校园 张丽芸 摄


      然而,包括周小华在内的受访校长也认为,升学率绝不应该是评价学校的唯一标准。不是每个学生都是学术型人才,如果只看升学率,那就错过了许多在学术以外展现天赋的孩子。“唯升学率”也就只能考察和评价学校办学质量的“冰山一角”。
      陈运香表示,按照智力多元论的说法,普通人可分为语言智能、数学逻辑智能、空间智能、身体运动智能、音乐智能、人际智能等八种智力类型,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智能优势组合。校长们认为,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评价内容和评价方法都应围绕教育方针来设计。
      海南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湾岭学校校长包瑞说,过去,对于学生成长,评价“智”的分量较重,且对“智”的评价也仅仅停留在知识识记层面;近年来,强化了对“体”的评价,但在评价“德、美、劳”等方面仍有欠缺;对于“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培养目标更是一度缺失。


3


强化“五育”,完善科学评价体系



      今年,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指南》,要求对“唯升学率”的考评体系进行纠偏。一线校长们建议,当前急需探索建立适合中小学具体实践的、体现“德智体美劳”各方面的、完整科学的评价体系,从评价制度设计层面引领和推动“五育并举”。
      “我们不能因为‘五育’不好评价,就放弃对相关领域的探索。现代技术完全支持我们摸索出一套完整科学的评价体系。”包瑞说。
      “有评价就有规范,适当的考察是必要的。”陈运香说,“德体美劳”不是不能测量,只是多年来没有进行过深入研究。遵循每种学科的实际特点,按照它自身的测量标准,可以科学设计出有效的评价方法。
      校长们认为,“德体美劳”发展得好,同样可以让“智育”得到更为充分的发展。“科学研究和教学实践都已证明,运动可以改造大脑,德、体、美、劳发展得好,孩子智育学习的理解力也能得到提高。”陈运香说,支持学生多样性发展,有利于提升学习本身的魅力和学生幸福感。
      海南师范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林强说,未来也要通过逐步改革考试体系来推动“五育并举”,让“评价指挥棒”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要真正按照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要求来设计考试,在考试中考察青少年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减少那些脱离实际生活、单纯锻炼解题技巧的考题类型。

      来源:《半月谈》2021年第18期 


稿源:半月谈

半月谈:除了升学率,该拿什么评价一所学校?

      每年中高考后第一时间,一些“神通广大”的家长,总能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出本地学校的升学率排名表,包含平均分、高分学生数及占比等,甚至还包括初二年级的生物、地理会考成绩。家长们对这类可以反映学校升学率的表格视若珍宝,认真研究,并据此选择学校、购买学区房。


      升学率似乎已成为全社会评价一所学校优劣的“唯一准绳”。除了升学率,我们还可以有哪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评价指标?


1


没有成绩过不了今天

只有成绩过不了明天



      6月的一天,海南华侨中学高中部组织了一场高校招生洽谈会。为方便高校与家长、学生对接,学校按照高校往年录取分数情况将高校安置在不同的楼层。“站在教学楼外的操场上,我很感叹,这不就是分数决定命运吗?你考什么分数就决定你能上哪个楼层。”该校一位老师说。
      中考同样是靠分数说话。在海南,省一级高中可面向全省招生,其中,位于海口的海南中学、海南华侨中学、北京师范大学海口附属学校等名校,录取分数线都接近或超过800分。而包括语数英在内的共10个科目的考试总分也只有890分。
      不少家长感叹,所谓的素质教育,只属于小学低年级孩子。当前高考的“刺刀见红”氛围已波及初中甚至小学。一些家长担心孩子学科成绩不佳,在孩子进入初中前,就停掉所有体育、艺术类兴趣班。
      “没有成绩过不了今天,只有成绩过不了明天。”谈起升学率的重要性,海南保亭中学校长周小华这样回答。前一句的意思是:在高考指挥棒下,没有眼下的成绩,家长、社会是不会答应的,学校只有过好今天,才能展望美好的明天。后一句的意思是:只有成绩,而没有健康的身体,没有良好的综合素质,学生很难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需要。


图片


海南保亭中学校园内,学生在操场上跳竹竿舞 张丽芸 摄


      海口市五源河学校校长陈运香也指出,在考察学校办学情况方面,国家在办学标准和课程体系设计中都有各种要求和规范。然而,过去许多标准或规范没有得到重视和执行,特别是德育、美育、劳动教育等方面,软件和内涵上的弹性比较大。


2


评价学校不应只有唯一标准



      过去,不少地方政府部门以升学率作为重要标准,评价学校和学校领导班子的工作。有的甚至不顾教育均衡发展要求,刻意拉开学校间差距,人为培植以“中高考高升学率”为卖点的学校。
      国家督学、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李洪天说,多年来,不少地方的学校升学率排行实际由当地政府部门统计并公布出来,这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升学率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个学校的教学质量、教学管理等情况。”周小华认为,升学率的高低不仅与生源质量、教学能力等相关,还与学风、教风、学校管理、教学安排等多个方面息息相关,当没有其他合适评价指标时,全社会据此评价学校,有一定的科学性。


图片


放学后学生们排队离开校园 张丽芸 摄


      然而,包括周小华在内的受访校长也认为,升学率绝不应该是评价学校的唯一标准。不是每个学生都是学术型人才,如果只看升学率,那就错过了许多在学术以外展现天赋的孩子。“唯升学率”也就只能考察和评价学校办学质量的“冰山一角”。
      陈运香表示,按照智力多元论的说法,普通人可分为语言智能、数学逻辑智能、空间智能、身体运动智能、音乐智能、人际智能等八种智力类型,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智能优势组合。校长们认为,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评价内容和评价方法都应围绕教育方针来设计。
      海南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湾岭学校校长包瑞说,过去,对于学生成长,评价“智”的分量较重,且对“智”的评价也仅仅停留在知识识记层面;近年来,强化了对“体”的评价,但在评价“德、美、劳”等方面仍有欠缺;对于“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培养目标更是一度缺失。


3


强化“五育”,完善科学评价体系



      今年,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指南》,要求对“唯升学率”的考评体系进行纠偏。一线校长们建议,当前急需探索建立适合中小学具体实践的、体现“德智体美劳”各方面的、完整科学的评价体系,从评价制度设计层面引领和推动“五育并举”。
      “我们不能因为‘五育’不好评价,就放弃对相关领域的探索。现代技术完全支持我们摸索出一套完整科学的评价体系。”包瑞说。
      “有评价就有规范,适当的考察是必要的。”陈运香说,“德体美劳”不是不能测量,只是多年来没有进行过深入研究。遵循每种学科的实际特点,按照它自身的测量标准,可以科学设计出有效的评价方法。
      校长们认为,“德体美劳”发展得好,同样可以让“智育”得到更为充分的发展。“科学研究和教学实践都已证明,运动可以改造大脑,德、体、美、劳发展得好,孩子智育学习的理解力也能得到提高。”陈运香说,支持学生多样性发展,有利于提升学习本身的魅力和学生幸福感。
      海南师范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林强说,未来也要通过逐步改革考试体系来推动“五育并举”,让“评价指挥棒”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要真正按照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要求来设计考试,在考试中考察青少年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减少那些脱离实际生活、单纯锻炼解题技巧的考题类型。

      来源:《半月谈》2021年第18期 


来源:半月谈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