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搭桥”爬窗摔落受伤 说法:学校未及时发现制止学生危险行为 存一定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

发布日期:2021-10-26 字体:[ ]

寄宿学生在校期间,因自身危险行为酿成的人身伤害事故,学校是否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对此,南昌师范学院教授肖良平认为,学校采取合理措施预防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是必要的,但在该案例中,当事人应当对自身受伤承担主要责任。

■ 案例:学生私自“搭桥”致受伤

程某就读于某寄宿小学五年级,他所在的2楼宿舍内放置有木板床,木板可活动掀起。另外,宿舍内设卫生间,窗户上安装了防盗网,用螺丝固定。卫生间窗户对面为2号宿舍楼的窗户,两栋楼的窗户相距165厘米。

一日傍晚下课后,程某在晚饭时间段从床上拆了一块床板,拧掉卫生间窗户上的防盗网,在两栋楼间架上床板作桥,欲借此进入对面宿舍,结果在爬行过程中不慎坠落受伤。程某父母认为属于学校管理不到位,双方就责任划分产生分歧。

■ 说法:学校未及时制止担次要责任

对此,肖良平认为这是一起因学生实施危险行为而引发的人身伤害事故。首先,程某应当对自身伤害承担主要责任,《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为《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学生应当遵守法律、法规、社会公共行为准则和学校规章制度,服从学校的安全教育和管理,不得进行可能危及自身或者他人安全的游戏……”案例中,程某所住的宿舍卫生间的窗户,有铁制防盗网防护,防盗网有螺丝固定,需要使用工具才能撬开,而程某故意撬开防盗网,并在撬开防盗网后擅自“搭桥”导致受伤。

程某事发时已满十一周岁,就读小学五年级,对其行为的危险性根据其年龄及智力水平应当认知,能够对自己行为进行理解并能预见相应的行为后果,但其放任危险发生,最终导致自己受伤,对其自身损害存在重大过错。根据《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程某应当对自身受伤承担主要责任。

程某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条规定,学校是否履行了法定职责,是关系到学校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的关键。《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九条对学校安全管理制度及教职工相关职责予以明晰。案例中学校作为全寄宿学校,值班老师或巡逻员在晚饭时段未能巡查发现程某所实施的危险行为而及时制止,说明在管理上存在一定疏漏,具有一定过错。但学校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有限度的,与学生的危险行为相较,学校的过错是较小的,因而学校对程某的伤害承担次要责任。


学生“搭桥”爬窗摔落受伤 说法:学校未及时发现制止学生危险行为 存一定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

寄宿学生在校期间,因自身危险行为酿成的人身伤害事故,学校是否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对此,南昌师范学院教授肖良平认为,学校采取合理措施预防学生人身伤害事故是必要的,但在该案例中,当事人应当对自身受伤承担主要责任。

■ 案例:学生私自“搭桥”致受伤

程某就读于某寄宿小学五年级,他所在的2楼宿舍内放置有木板床,木板可活动掀起。另外,宿舍内设卫生间,窗户上安装了防盗网,用螺丝固定。卫生间窗户对面为2号宿舍楼的窗户,两栋楼的窗户相距165厘米。

一日傍晚下课后,程某在晚饭时间段从床上拆了一块床板,拧掉卫生间窗户上的防盗网,在两栋楼间架上床板作桥,欲借此进入对面宿舍,结果在爬行过程中不慎坠落受伤。程某父母认为属于学校管理不到位,双方就责任划分产生分歧。

■ 说法:学校未及时制止担次要责任

对此,肖良平认为这是一起因学生实施危险行为而引发的人身伤害事故。首先,程某应当对自身伤害承担主要责任,《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为《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学生应当遵守法律、法规、社会公共行为准则和学校规章制度,服从学校的安全教育和管理,不得进行可能危及自身或者他人安全的游戏……”案例中,程某所住的宿舍卫生间的窗户,有铁制防盗网防护,防盗网有螺丝固定,需要使用工具才能撬开,而程某故意撬开防盗网,并在撬开防盗网后擅自“搭桥”导致受伤。

程某事发时已满十一周岁,就读小学五年级,对其行为的危险性根据其年龄及智力水平应当认知,能够对自己行为进行理解并能预见相应的行为后果,但其放任危险发生,最终导致自己受伤,对其自身损害存在重大过错。根据《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程某应当对自身受伤承担主要责任。

程某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条规定,学校是否履行了法定职责,是关系到学校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的关键。《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九条对学校安全管理制度及教职工相关职责予以明晰。案例中学校作为全寄宿学校,值班老师或巡逻员在晚饭时段未能巡查发现程某所实施的危险行为而及时制止,说明在管理上存在一定疏漏,具有一定过错。但学校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有限度的,与学生的危险行为相较,学校的过错是较小的,因而学校对程某的伤害承担次要责任。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