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校合作背景下,家长的“有所为”与“有所不为”
  • 敖萌 2021年 11月 18日 14: 09

近年来,家校关系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一方面,从教育部到各地教育主管部门不断发文,要求减轻中小学课业负担,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另一方面,“怒退家长群”“家长批改作业”等家校冲突依然时常“上热搜”,引起不小的共鸣。2020年11月,由人民网主持的新浪微博话题“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阅读量达到7.4亿,讨论量8.3万次,可见“家长苦群久矣。”究其原因,还是“分数至上”的教育观念和“评比过多”的考核标准下,教师不堪重负,只好把自己的责任转嫁给家长,而家长则出于愤怒,反噬教师群体。在此过程中,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边界也不断引起争议。

本着“一切为了孩子”的原则,教育是家庭、学校、社会的共同义务和责任。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之间本不存在一条泾渭分明的红线,而是在公共讨论中努力寻求共识,形成一个模糊的、不断变化而又逐渐趋于稳定的边界。具体到每个学生、每个家庭、每个学校,又更具有复杂性和特殊性。有些家长比较有余力,能在子女教育方面投入多一些,有些家长则心力不足,即便倾其所有,能为子女做的也相对有限。这样的现实情况使得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边界问题有了更多的讨论价值和探索空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学校永远是学生学业成绩的主要责任方,家庭主要是教育孩子怎么为人处世。”这个观点比较中肯地点明了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重心,即学校教育应当侧重德智体美劳等学业指导,传授知识技能,培养正确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家庭教育则侧重于品德与人格教育,帮助孩子培养良好的习惯,学会生活和做人,在和谐美好的家庭氛围中健康成长。这样的区分,并不能笼统地概括为“学习归学校管,生活归家庭管”,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必然有交叉与重叠,比如亲子共读,对孩子的学习就是极佳的促进方式,而学校中师生、生生交往,也为孩子提供了亲近社会、培养人际交往能力的条件,这是家庭教育难以创造的环境。只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应当各有重心,主次分明,才能避免双方矛盾尖锐化。

厘清了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在不同方面的主导地位,就不难理解家长们对以老师为代表的各种“学校规定”的诸多不满。学科教学应当以学校为主,家庭为辅。“批改学生作业”本该是家长们的可选项,即在主观上能力达标、客观上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妨参与,协助老师工作;如今却成了要强制完成的必选项,且不说家长们文化程度有高低之分,对教育规律、教学方法的掌握未必科学,日常可支配时间难以预料,单就原本弹性的项目变成了硬性的要求,就不得不让人疑心学校(老师)有“甩锅”之嫌。至于手工制作、自编自演等美其名曰“素质教育”的作业,往往要求过高,超出孩子的实际能力,结果不得不演变成家长的才艺比拼;而“家长来学校大扫除”等规定,则已经不属于家庭教育和家校合作应有的范围,而是占据主动地位的校方对怀有“争宠心理”的家长的压榨。即便是看似宽松的“自愿前往”,为了让掌握某种权力的老师对自家孩子“多多关照”,处于弱势且互相存在竞争的家长依然争先恐后地对老师说一不二,一方面不堪其扰,另一方面又在无形中助长了这种不良风气。

自2018年起各地陆续出台相关措施规范家长群。辽宁、浙江、陕西等十多个省份的教育部门都出台过文件,禁止学校要求家长批改学生作业。这些禁令在一定程度上划分了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边界,规范了老师的行为,但也仅是强调了家长“可以不做什么”,对家长“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依然没有明确的倡导。结合《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相关法规和当下家庭的普遍情况,我认为,在教育孩子过程中,家长应当有所为:一是确保孩子的人身安全和身体健康,尽管这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每年依然有许多儿童意外伤亡事件,而肥胖、近视、抵抗力差、营养不均衡等现象更是屡见不鲜,这不得不说是家庭教育的疏忽;二是教孩子独立生活的技能和为人处世的道理,让孩子从小养成自立自强、与人为善的意识,学做身体力行的家务事,建立友爱和谐的人际关系;三是保护孩子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鼓励孩子大胆创新,探索未知的世界。总之,家庭教育应该以保护、陪伴、鼓励为主,培养健康习惯和健全人格。同时,家长也应“有所不为”:不施压,不包办,不盲从。在普遍“内卷”的时代,让压力到自己为止,不再转嫁到孩子;孩子能做的事情就自己完成,让他们享受独立完成、不断进步的喜悦;专注于做真正有利于孩子成长的事情,不受困于学校、社会甚至“路人甲”的无理要求,与其带着满腹怨气随大流,不如保持清醒的头脑,以平和的心态多和孩子交朋友。

好在许多学校也意识到“家长群”的某些弊病,有些老师也表示“不想一天到晚在群里开家长会”,有些地方和学校已经有针对性地出台指导意见,对“家长群”“立规矩”。譬如2019年山西省太原市教育局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规定,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等,就值得借鉴。还有些学校则制定了更加细致具体的要求,规定老师与家长的沟通时间等。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家校合作的矛盾。

需要指出的是,家校共育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是靠出台几项行政命令就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赵志疆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只有深入改革以升学率为核心的教育评价体系,才能为学校减压、为老师减负,让孩子开心、让家长放心。”重点在于转变观念,遵循教育教学规律,更重要的是一切从孩子的利益出发,尤其要看到孩子的终身成长,而非只顾眼前一时的作业和考试。也许,培养出类拔萃的人才是教育的上限目标,而培养身心健康、独立自由、有幸福感的人,则是教育的底线,却又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如果说学校教育的重点是培优,那么家庭教育则应当重视为孩子兜底,为孩子作长远计。从这一点来讲,家长在育儿方面行动上应当比“批改作业”更有执行力,要做的事情可能更多,更有“含金量”,而思想上,则宜放松心情,优雅从容地陪伴孩子默默扎根、茁壮成长。

(作者简介:敖萌,南昌大学出版专业硕士在读,中级编辑,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教育网特约评论员。)

编辑:吴永亮  审核:卢卫平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任何江西教育网的观点。


征稿启事:《赣教时评》栏目投稿平台向社会开放,欢迎您围绕教育大事、教育热点话题发表评论,踊跃投稿。投稿请确保是本栏目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将按《江西教育网稿酬发放暂行办法》核算稿酬。投稿邮箱:gjsp@jxedu.gov.cn,联系电话:079186756192。

  • 稿源: 江西教育网 文章作者: 敖萌 点击数:

家校合作背景下,家长的“有所为”与“有所不为”

敖萌 发布日期: 2021年 11月 18日

近年来,家校关系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一方面,从教育部到各地教育主管部门不断发文,要求减轻中小学课业负担,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另一方面,“怒退家长群”“家长批改作业”等家校冲突依然时常“上热搜”,引起不小的共鸣。2020年11月,由人民网主持的新浪微博话题“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阅读量达到7.4亿,讨论量8.3万次,可见“家长苦群久矣。”究其原因,还是“分数至上”的教育观念和“评比过多”的考核标准下,教师不堪重负,只好把自己的责任转嫁给家长,而家长则出于愤怒,反噬教师群体。在此过程中,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边界也不断引起争议。

本着“一切为了孩子”的原则,教育是家庭、学校、社会的共同义务和责任。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之间本不存在一条泾渭分明的红线,而是在公共讨论中努力寻求共识,形成一个模糊的、不断变化而又逐渐趋于稳定的边界。具体到每个学生、每个家庭、每个学校,又更具有复杂性和特殊性。有些家长比较有余力,能在子女教育方面投入多一些,有些家长则心力不足,即便倾其所有,能为子女做的也相对有限。这样的现实情况使得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边界问题有了更多的讨论价值和探索空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学校永远是学生学业成绩的主要责任方,家庭主要是教育孩子怎么为人处世。”这个观点比较中肯地点明了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重心,即学校教育应当侧重德智体美劳等学业指导,传授知识技能,培养正确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家庭教育则侧重于品德与人格教育,帮助孩子培养良好的习惯,学会生活和做人,在和谐美好的家庭氛围中健康成长。这样的区分,并不能笼统地概括为“学习归学校管,生活归家庭管”,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必然有交叉与重叠,比如亲子共读,对孩子的学习就是极佳的促进方式,而学校中师生、生生交往,也为孩子提供了亲近社会、培养人际交往能力的条件,这是家庭教育难以创造的环境。只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应当各有重心,主次分明,才能避免双方矛盾尖锐化。

厘清了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在不同方面的主导地位,就不难理解家长们对以老师为代表的各种“学校规定”的诸多不满。学科教学应当以学校为主,家庭为辅。“批改学生作业”本该是家长们的可选项,即在主观上能力达标、客观上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妨参与,协助老师工作;如今却成了要强制完成的必选项,且不说家长们文化程度有高低之分,对教育规律、教学方法的掌握未必科学,日常可支配时间难以预料,单就原本弹性的项目变成了硬性的要求,就不得不让人疑心学校(老师)有“甩锅”之嫌。至于手工制作、自编自演等美其名曰“素质教育”的作业,往往要求过高,超出孩子的实际能力,结果不得不演变成家长的才艺比拼;而“家长来学校大扫除”等规定,则已经不属于家庭教育和家校合作应有的范围,而是占据主动地位的校方对怀有“争宠心理”的家长的压榨。即便是看似宽松的“自愿前往”,为了让掌握某种权力的老师对自家孩子“多多关照”,处于弱势且互相存在竞争的家长依然争先恐后地对老师说一不二,一方面不堪其扰,另一方面又在无形中助长了这种不良风气。

自2018年起各地陆续出台相关措施规范家长群。辽宁、浙江、陕西等十多个省份的教育部门都出台过文件,禁止学校要求家长批改学生作业。这些禁令在一定程度上划分了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边界,规范了老师的行为,但也仅是强调了家长“可以不做什么”,对家长“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依然没有明确的倡导。结合《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相关法规和当下家庭的普遍情况,我认为,在教育孩子过程中,家长应当有所为:一是确保孩子的人身安全和身体健康,尽管这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每年依然有许多儿童意外伤亡事件,而肥胖、近视、抵抗力差、营养不均衡等现象更是屡见不鲜,这不得不说是家庭教育的疏忽;二是教孩子独立生活的技能和为人处世的道理,让孩子从小养成自立自强、与人为善的意识,学做身体力行的家务事,建立友爱和谐的人际关系;三是保护孩子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鼓励孩子大胆创新,探索未知的世界。总之,家庭教育应该以保护、陪伴、鼓励为主,培养健康习惯和健全人格。同时,家长也应“有所不为”:不施压,不包办,不盲从。在普遍“内卷”的时代,让压力到自己为止,不再转嫁到孩子;孩子能做的事情就自己完成,让他们享受独立完成、不断进步的喜悦;专注于做真正有利于孩子成长的事情,不受困于学校、社会甚至“路人甲”的无理要求,与其带着满腹怨气随大流,不如保持清醒的头脑,以平和的心态多和孩子交朋友。

好在许多学校也意识到“家长群”的某些弊病,有些老师也表示“不想一天到晚在群里开家长会”,有些地方和学校已经有针对性地出台指导意见,对“家长群”“立规矩”。譬如2019年山西省太原市教育局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规定,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等,就值得借鉴。还有些学校则制定了更加细致具体的要求,规定老师与家长的沟通时间等。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家校合作的矛盾。

需要指出的是,家校共育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是靠出台几项行政命令就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赵志疆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只有深入改革以升学率为核心的教育评价体系,才能为学校减压、为老师减负,让孩子开心、让家长放心。”重点在于转变观念,遵循教育教学规律,更重要的是一切从孩子的利益出发,尤其要看到孩子的终身成长,而非只顾眼前一时的作业和考试。也许,培养出类拔萃的人才是教育的上限目标,而培养身心健康、独立自由、有幸福感的人,则是教育的底线,却又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如果说学校教育的重点是培优,那么家庭教育则应当重视为孩子兜底,为孩子作长远计。从这一点来讲,家长在育儿方面行动上应当比“批改作业”更有执行力,要做的事情可能更多,更有“含金量”,而思想上,则宜放松心情,优雅从容地陪伴孩子默默扎根、茁壮成长。

(作者简介:敖萌,南昌大学出版专业硕士在读,中级编辑,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教育网特约评论员。)

编辑:吴永亮  审核:卢卫平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任何江西教育网的观点。


征稿启事:《赣教时评》栏目投稿平台向社会开放,欢迎您围绕教育大事、教育热点话题发表评论,踊跃投稿。投稿请确保是本栏目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将按《江西教育网稿酬发放暂行办法》核算稿酬。投稿邮箱:gjsp@jxedu.gov.cn,联系电话:079186756192。

上一条: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