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自主练球砸伤同学 说法:学校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应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主要赔偿责任

发布日期:2021-09-03 字体:[ ]

学生下课后与同学相约练习铅球,结果训练中不慎砸伤同学头部,这起事故引发的责任究竟由谁“买单”?对此,南昌师范学校教授肖良平认为,这起事故暴露了学校安全管理不完善,应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主要赔偿责任。

〖案例〗学生自主练铅球砸伤同伴

马某与杨某是某校八年级全日制寄宿学生。春季开学后,两人按照体育教师韩某要求,每天组队练习铅球项目。一天,杨某未注意到马某在落地区内,导致掷出的铅球砸伤马某头部。对此,学校辩称,杨某前往器材室取铅球并未经过器材室管理员同意,事故是因学生私自拿球练习所致,故学校不应承担责任。

〖说法〗学校安全管理存漏洞

对此,南昌师范学校教授肖良平认为,这是一起因混合过错而引发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首先,学校对马某受伤承担次要责任。马某与杨某是八年级学生,均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学校对在校学习、寄宿生活的未成年学生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的义务。事发前,学生去体育器材室领取铅球时无人值班,这说明学校疏于管理;事发时,3名学生练习铅球亦没有老师在旁进行指导和监督,这才导致了马某的受伤。

根据《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相关规定,学校安全管理混乱且开展活动时未对学生采取必须的安全措施、未尽到对学生的安全管理义务,对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主要赔偿责任。

其次,杨某的监护人对马某受伤承担次要责任。据民法典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次事故中,杨某应当承担主要侵权责任。但因杨某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目前仍是在校学生,无证据证明其有财产,因此责任应由其监护人承担。

另外,马某辅助杨某练习铅球项目已有一段时间,同样应当认识到铅球投掷时可能存在的危险性,其自身行为亦存在一定过错。所以,马某对自身受伤承担小部分责任。


学生自主练球砸伤同学 说法:学校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应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主要赔偿责任

学生下课后与同学相约练习铅球,结果训练中不慎砸伤同学头部,这起事故引发的责任究竟由谁“买单”?对此,南昌师范学校教授肖良平认为,这起事故暴露了学校安全管理不完善,应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主要赔偿责任。

〖案例〗学生自主练铅球砸伤同伴

马某与杨某是某校八年级全日制寄宿学生。春季开学后,两人按照体育教师韩某要求,每天组队练习铅球项目。一天,杨某未注意到马某在落地区内,导致掷出的铅球砸伤马某头部。对此,学校辩称,杨某前往器材室取铅球并未经过器材室管理员同意,事故是因学生私自拿球练习所致,故学校不应承担责任。

〖说法〗学校安全管理存漏洞

对此,南昌师范学校教授肖良平认为,这是一起因混合过错而引发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首先,学校对马某受伤承担次要责任。马某与杨某是八年级学生,均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学校对在校学习、寄宿生活的未成年学生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的义务。事发前,学生去体育器材室领取铅球时无人值班,这说明学校疏于管理;事发时,3名学生练习铅球亦没有老师在旁进行指导和监督,这才导致了马某的受伤。

根据《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相关规定,学校安全管理混乱且开展活动时未对学生采取必须的安全措施、未尽到对学生的安全管理义务,对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主要赔偿责任。

其次,杨某的监护人对马某受伤承担次要责任。据民法典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次事故中,杨某应当承担主要侵权责任。但因杨某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目前仍是在校学生,无证据证明其有财产,因此责任应由其监护人承担。

另外,马某辅助杨某练习铅球项目已有一段时间,同样应当认识到铅球投掷时可能存在的危险性,其自身行为亦存在一定过错。所以,马某对自身受伤承担小部分责任。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