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丙胜:协调联动 画好“县中振兴”同心圆

发布日期:2022-04-15 字体:[ ]

“县中兴,则县域教育兴;县中强,则全县民心安。”这是2022年3月12日新华社在《本科上线率逾90%!这所老区县中有何秘诀?》一文中的一句深深触动我的话。该文介绍了福建省宁化一中,一个没有区域优势、没有资源优势、没有人才优势的老区县中,2017年以来每年有200余名学生考进985/211高校、一本上线率超50%、本科上线率达90%以上的骄人业绩。通过这篇文章,国家无疑是在传达推动“县中振兴”的强烈信号。2021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县域高中建设”;11月,国务院批复《“十四五”公共服务规划》,要求“研究制定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计划,全面加强县中建设”;12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印发《“十四五”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行动计划》(简称《县中提升计划》)。加强县中教育的一系列重要决策,标志着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格局正在发生深刻调整。

作为一名基层教育工作者,认为要画好 “县中振兴”的同心圆,需要社会各方协调联动、相向而行,共同走实“县中振兴”的每一步。

止血与输血,上下联动

“县中困境”除了受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城镇化进程的拉动,更重要的是教育内部的原因,在于区域教育公共政策失衡、公共教育政策的“市场化偏好”,尤其是高中跨区域招生政策。这个政策让省市的少数学校吸引优秀教师和生源快速集聚,掏空资源弱势地区的优质学生和教师,最终让民众失去对县域教育的希望。超级中学、大中城市民办学校不择手段抢夺优质生源的现象屡禁但不止,如此持续下去,城乡之间的教育差距会越来越大。为了遏制县中优秀生源流失造成的县中办学困境,实现《县中提升计划》要求:到2025年,公民办普通高中招生全面规范,县中生源流失现象得到根本扭转的要求,目前要通过制度安排“止血”。强化招生管理省级统筹责任、地市主体责任、县级落实责任,全面落实公民办普通高中同步招生和属地招生政策;加强招生工作监管,对违规招生行为加大查处力度,严禁跨市、跨县招生。

“止血”的同时,更要大规模持续“输血”。中央和地方师范大学应联手实施“优师计划”,持续为所有县中培养输送优秀师资。可以在国家现行的公费师范生制度中加大对县中师资力量的培养力度,强化本土人才培养,从县中选拔优秀学生进入部属师范大学学习,通过定向就业的方式为县中输入高层次人才。各地要为县中教师专业发展提供更加优越的环境和条件,为县中优秀校长、教师提供学习深造机会,不断拓展他们的职业发展空间,提升他们的职业幸福感。

自强与外联,双向联动

宁化一中校长吴太明这样说起自己的工作:“只有全面推进学校综合改革与制度创新,我们才能杀出一条血路”。这告诉我们,振兴县中教育,固然需要各级政府和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加大投入、改善教育教学条件,稳定优秀教师和生源,但根本出路在于提高县中教育的质量。20世纪90年代的“县中模式”,不少人颇有微词。无疑,振兴县中教育绝不能再走“县中模式”的老路。《县中提升计划》提出要在营造良好教育生态的前提下,走出一条“育人为本、尊重规律、改革创新、特色发展”的县中高质量教育发展之路。所以,县中要顺应高中教育综合改革的大势,大胆创新,勇敢地走好“自强”之路。

重建城乡教育的平衡、推进城市教育与县域教育的协调和谐发展,城市优质教育资源应支持和反哺县中教育,这是对长期失血的县中教育的一种积极补偿。江西省南昌县莲塘一中作为一所老牌县中,以优秀的教学业绩成为江西省“双新”国家级示范校,牵头组建了“莲一中+赣南12高中发展共同体”,这一“义举”应该成为更多大中城市示范性高中的应然之举。《县中提升计划》提出“通过国家引导、地方支持、双向选择的方式,开展多种形式的县中托管帮扶工作”。笔者认为,可借鉴国家开展的精准扶贫的做法,实施县域高中振兴精准帮扶“1+1深耕计划”,由地方政府牵头,建立一所大中城市示范性高中精准对接帮扶一所县域普通高中,签订5年质量提升计划。政府设立专项资金,专门用于县域高中质量提升工程。托管帮扶双方必须在教育部门的支持下,健全工作机制,形成利益共同体。这里的“利益共同体”,不是承担托管帮扶之责的学校能从托管帮扶中获得什么经济回报,而是要明确托管帮扶学校的具体职责,并将其履行托管帮扶职责的情况纳入学校办学绩效考核。

暖心与强心,自主驱动

在一些“超级中学”把“尖子生掐光、好教师挖光、清北指标占光”的情况下,如果还是以结果为导向对县中进行评价显然对县中是不利的、不公平的,将导致区域教育生态的整体恶化:一边有人在说“县中塌陷”,而县中不服气:你们害了多少县中的好“苗子”,留在我县中的孩子提升的幅度比你们差吗?不尽合理的评价使得县中承受地方政府和当地百姓的双重压力,有“苦”难言的县中有的在挣扎,有的在不甘平庸的奋斗中崛起,如江西省莲塘一中、福建省宁化一中…

因此,县中要振兴,当务之急是要“暖心”,对县中的办学质量客观公正地进行评价。教育部2021年12月28日通过《普通高中学校办学质量评价指南》,强调“要坚持结果评价与增值评价相结合。在关注学校办学质量实际水平的同时,关注学校在办学质量上发展提高的程度,科学判断学校为提高办学质量所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充分调动每所学校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促进整体提升普通高中办学水平”。相信随着政策的落地实施,更多的县中将树立信心,走向具有学校特色的“自强”之路。在关注学校全面育人整体成效和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情况的同时,注重差异性和多样性,关注学校特色发展和学生个性发展情况。

县中振兴是系统工程,推动基础教育均衡、高质量发展是最大同心圆,需要各级教育部门、各个县中和地方政府协调联动。


作者简介:刘丙胜,江西省赣州市全南中学副校长,正高级教师。


稿源:江西教育网-赣教时评

刘丙胜:协调联动 画好“县中振兴”同心圆

“县中兴,则县域教育兴;县中强,则全县民心安。”这是2022年3月12日新华社在《本科上线率逾90%!这所老区县中有何秘诀?》一文中的一句深深触动我的话。该文介绍了福建省宁化一中,一个没有区域优势、没有资源优势、没有人才优势的老区县中,2017年以来每年有200余名学生考进985/211高校、一本上线率超50%、本科上线率达90%以上的骄人业绩。通过这篇文章,国家无疑是在传达推动“县中振兴”的强烈信号。2021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县域高中建设”;11月,国务院批复《“十四五”公共服务规划》,要求“研究制定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计划,全面加强县中建设”;12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印发《“十四五”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行动计划》(简称《县中提升计划》)。加强县中教育的一系列重要决策,标志着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格局正在发生深刻调整。

作为一名基层教育工作者,认为要画好 “县中振兴”的同心圆,需要社会各方协调联动、相向而行,共同走实“县中振兴”的每一步。

止血与输血,上下联动

“县中困境”除了受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城镇化进程的拉动,更重要的是教育内部的原因,在于区域教育公共政策失衡、公共教育政策的“市场化偏好”,尤其是高中跨区域招生政策。这个政策让省市的少数学校吸引优秀教师和生源快速集聚,掏空资源弱势地区的优质学生和教师,最终让民众失去对县域教育的希望。超级中学、大中城市民办学校不择手段抢夺优质生源的现象屡禁但不止,如此持续下去,城乡之间的教育差距会越来越大。为了遏制县中优秀生源流失造成的县中办学困境,实现《县中提升计划》要求:到2025年,公民办普通高中招生全面规范,县中生源流失现象得到根本扭转的要求,目前要通过制度安排“止血”。强化招生管理省级统筹责任、地市主体责任、县级落实责任,全面落实公民办普通高中同步招生和属地招生政策;加强招生工作监管,对违规招生行为加大查处力度,严禁跨市、跨县招生。

“止血”的同时,更要大规模持续“输血”。中央和地方师范大学应联手实施“优师计划”,持续为所有县中培养输送优秀师资。可以在国家现行的公费师范生制度中加大对县中师资力量的培养力度,强化本土人才培养,从县中选拔优秀学生进入部属师范大学学习,通过定向就业的方式为县中输入高层次人才。各地要为县中教师专业发展提供更加优越的环境和条件,为县中优秀校长、教师提供学习深造机会,不断拓展他们的职业发展空间,提升他们的职业幸福感。

自强与外联,双向联动

宁化一中校长吴太明这样说起自己的工作:“只有全面推进学校综合改革与制度创新,我们才能杀出一条血路”。这告诉我们,振兴县中教育,固然需要各级政府和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加大投入、改善教育教学条件,稳定优秀教师和生源,但根本出路在于提高县中教育的质量。20世纪90年代的“县中模式”,不少人颇有微词。无疑,振兴县中教育绝不能再走“县中模式”的老路。《县中提升计划》提出要在营造良好教育生态的前提下,走出一条“育人为本、尊重规律、改革创新、特色发展”的县中高质量教育发展之路。所以,县中要顺应高中教育综合改革的大势,大胆创新,勇敢地走好“自强”之路。

重建城乡教育的平衡、推进城市教育与县域教育的协调和谐发展,城市优质教育资源应支持和反哺县中教育,这是对长期失血的县中教育的一种积极补偿。江西省南昌县莲塘一中作为一所老牌县中,以优秀的教学业绩成为江西省“双新”国家级示范校,牵头组建了“莲一中+赣南12高中发展共同体”,这一“义举”应该成为更多大中城市示范性高中的应然之举。《县中提升计划》提出“通过国家引导、地方支持、双向选择的方式,开展多种形式的县中托管帮扶工作”。笔者认为,可借鉴国家开展的精准扶贫的做法,实施县域高中振兴精准帮扶“1+1深耕计划”,由地方政府牵头,建立一所大中城市示范性高中精准对接帮扶一所县域普通高中,签订5年质量提升计划。政府设立专项资金,专门用于县域高中质量提升工程。托管帮扶双方必须在教育部门的支持下,健全工作机制,形成利益共同体。这里的“利益共同体”,不是承担托管帮扶之责的学校能从托管帮扶中获得什么经济回报,而是要明确托管帮扶学校的具体职责,并将其履行托管帮扶职责的情况纳入学校办学绩效考核。

暖心与强心,自主驱动

在一些“超级中学”把“尖子生掐光、好教师挖光、清北指标占光”的情况下,如果还是以结果为导向对县中进行评价显然对县中是不利的、不公平的,将导致区域教育生态的整体恶化:一边有人在说“县中塌陷”,而县中不服气:你们害了多少县中的好“苗子”,留在我县中的孩子提升的幅度比你们差吗?不尽合理的评价使得县中承受地方政府和当地百姓的双重压力,有“苦”难言的县中有的在挣扎,有的在不甘平庸的奋斗中崛起,如江西省莲塘一中、福建省宁化一中…

因此,县中要振兴,当务之急是要“暖心”,对县中的办学质量客观公正地进行评价。教育部2021年12月28日通过《普通高中学校办学质量评价指南》,强调“要坚持结果评价与增值评价相结合。在关注学校办学质量实际水平的同时,关注学校在办学质量上发展提高的程度,科学判断学校为提高办学质量所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充分调动每所学校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促进整体提升普通高中办学水平”。相信随着政策的落地实施,更多的县中将树立信心,走向具有学校特色的“自强”之路。在关注学校全面育人整体成效和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情况的同时,注重差异性和多样性,关注学校特色发展和学生个性发展情况。

县中振兴是系统工程,推动基础教育均衡、高质量发展是最大同心圆,需要各级教育部门、各个县中和地方政府协调联动。


作者简介:刘丙胜,江西省赣州市全南中学副校长,正高级教师。


来源:江西教育网-赣教时评
点击数: